首页 » 王龙新闻

食品添加剂怎样左右我们的生活

2009年5月11日 没有评论

去年以来,食品安全多次成为舆论焦点。苏丹红、孔雀石绿、三聚氰胺……“添加剂”改变了食物的“颜色”,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消费者的心态。
      大部分公众即使解决了对瘦肉精、三聚氰胺的疑惑,又要面对山梨酸、苯甲酸、谷氨酸钠、核苷酸钠等食品包装上的专业名词。究竟什么能吃,谁又知道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食品添加剂并非魔鬼
      “大规模的现代食品工业,就是建立在食品添加剂的基础上的。”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任副教授、食品科学博士范志红说,全世界的食品添加剂市场每年销售额达到160亿美元以上。“日本的食品添加剂用量比我们还要大,美国也一样。这些技术基本上都是国外几十年前开发、我国最近20年才学着用的。”
      按照国内2008年6月开始实施的《食品添加剂卫生标准》,食品添加剂分为22类,共1812种,其中包括添加剂290种,香料1528种,加工助剂149种,还有胶姆糖基础剂55种。绝大多数添加剂,都是在国际上广泛使用之后,才引入中国的。
      而用甲醛发泡海产品,用吊白块漂白粉丝,用苏丹红给辣椒油增色,用工业石蜡给水果上光,都是国家禁止的。所以,甲醛、吊白块、三聚氰胺等物质根本不属于食品添加剂。
      尽管三聚氰胺和食品添加剂本来毫无关联,但2008年底,《食品真相大揭秘》一书,却因三聚氰胺事件在网络上蹿红。
      引进该书的北京新经典文化公司的李昕告诉说,该书是2006年日本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,作者安部司自称在日本食品行业工作20余年,是食品添加剂工厂首席推销员,深知食品加工生产的台前幕后,书里揭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。
      范志红表示,由各国许可使用的食品添加剂,在正常用量下不会引起不良反应,但如果摄入量过大,就可能带来副作用。同时,各种食品添加剂之间的相互作用,也有待研究。因此,应该优先食用接近天然状态的食物,特别是对于生理功能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儿童。
      “可惜,我们的货架上给孩子的零食,品种最多,使用的添加剂也相当多样。而他们幼小的身体,解毒能力最差,本应远离大部分食品添加剂。”范志红说,应当肯定食品添加剂对食品美味方便等方面的贡献,但也应避免过度追求口感、颜色、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碾碎虫子提取色素
      虽然安部司描述的是日本食品加工业的现状,但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,他在书中描述的情景进一步引发了中国公众对食品添加剂的担忧。
      安部司经常在日本巡回演讲,现场“揭示真相”,比如做方便面的汤料:他在自己面前摆一排装着白色粉末的瓶子,他用勺子舀出这几十个小瓶里的粉末进行调和,最后注入热开水,“汤”就完成了。
      有人战战兢兢地尝了尝:“啊,真的是猪骨汤的味道。”然而,这汤确实没用一滴猪骨汤,仅仅是用白色粉末做成的。
      安部司还曾为日本幼稚园里的孩子作秀制作“无果汁”的果汁饮料。
      柠檬饮料是这样做的:首先把黄4号溶于水,出现很漂亮的柠檬色。接着,加入酸味剂——维生素C和柠檬酸。然后,注入一成多的果葡糖浆,变成酸甜味。另外,要加进柠檬香料,最后加入纤维素粉末。纤维素是由“锯屑”做成的添加剂。透过混浊的颜色,营造出真果汁的那种感觉。做甜瓜味饮料的话,先在水里加入蓝1号着色剂,把水染成纯蓝色。然后加入黄4号着色剂,水就变成了纯绿色。这两种颜色都是从石油中提取出来的。
      有时,他还会用到胭脂红,一种听起来很美丽的色素。“胭脂红是把寄生在仙人掌里的虫子(胭脂虫)进行干燥、碾碎后,提取的色素。它呈粉红色,稍微改变PH值的话,就会变成橙色。很多纤维饮料就是使用这种色素着色成橙色的。办公室的女职员们都觉得纤维饮料对健康有好处。一旦她们知道那是用碾碎了的虫子做成的着色剂染过的,又会怎么想呢?这种虫子在南美一直被用于衣料的染色。”
      安部司曾用很便宜的肉碎(通常拿来做宠物食品)加上30多种添加剂做成肉丸。但当他目睹自己的女儿开心地吃着这种肉丸时,才清楚地认识到,作为消费者,他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这些东西。
      于是,安部司辞去了食品添加剂工厂首席推销员的工作,开始了在日本巡回演说的“赎罪之旅”。在这个深谙食品加工业内幕的人笔下,添加剂无处不在。注入肉用胶状物,100千克的猪肉就能做出130千克的特价火腿;切好的蔬菜在消毒池里被一遍遍消毒后装好袋,就变身为“不会生锈”的蔬菜沙拉;乌黑的藕用漂白剂泡过,一瞬间变白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消费者有权知道他们吃了什么
      范志红表示,像安部司所说的日本的情况,中国也有,而且直接就可以在食品包装上看到,“配料表上都诚实地写着呢,难道要企业做广告告诉你,我这种饮料中一点果汁没有?”
      笔者随手拿起了一罐某品牌的橙味汽水,在配料表里,包含了碳酸水、白砂糖、果葡糖浆、柠檬酸、香料、苯甲酸钠、日落黄。8项配料里没有一滴果汁。
      一些对食品科学有了解的人,会有意识地看配料表,“选择”食品添加剂。比如同样一类商品,“知情者”会尽量选择用山梨酸作防腐剂的那一款。因为山梨酸虽贵,但毒性较低。而国内很多厂家为了压低价格,很多时候会采用副作用较高的苯甲酸。
      但有时即便是食品问题专家去买东西,也不一定都看得懂。因为包装上写得很含糊,比如只显示其中加了食用色素、香味料,却不说明到底是哪一种。
      范志红说,增味剂中有味精、核苷酸钠等,至少有3种配料,而水果香精通常是复合香精,一种香精当中很可能有几十种化合物。这种情况不只是发生在日本和中国,几乎每个国家都如此,“只不过现在发达国家标注比我们更细致一些。标注一种产品中放十几种添加剂的情况更为常见。”
      商场中经常会有一些食品宣传:“本品绝对不含防腐剂”,“本品不含人工色素”,“本品不含香精”,这让消费者很是心动。但范志红告诉记者,这只是一种商业宣传手段。它利用消费者对食品添加剂的不了解,让人们误解只有这个品牌不含某种添加剂,其他品牌就含有,有不正当竞争之嫌。比如方便面含水分很少,长期保存根本不需要添加防腐剂,做这种宣传,其实是一种有心误导的“废话”。
      而安部司一直以来的疑问是:符合国家标准的检验结果只是基于单种添加剂的使用情况得出的,一次摄取若干种添加剂会怎样,这种复合型检验有没有人做过呢?关于添加剂的毒性及致癌性测验,都是在老鼠等动物身上进行的。比如对老鼠施用100克的添加剂,老鼠就会死。那么,对人的话,又该怎样制定标准?食品生产者在大量使用添加剂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过对孩子可能造成的伤害呢?
      安部司发现,大量使用添加剂的食物制造者都有一个共同点:他们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。
      范志红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:消费者有权知道他们到底吃了些什么。

请留下您的精彩评论!

Add your comment below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 You can also subscribe to these comments via RSS.

Be nice. Keep it clean. Stay on topic. No spam.

你可以使用以下标签: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